366专业-最好的行业导航网-提供行业趋势分析-就业老师指导 366专业-最好的行业导航网-提供行业趋势分析-就业老师指导

cue,邓池沟教堂 “熊猫热”发源地,aj11

在终年云雾旋绕的夹金山中,一种“最难以幻想”的动物,在一座偏远奥秘的教堂里,被一个不远万里来到这儿的洋人发现。

这种动物注定了人见人爱,这个教堂注定了要声名远播,这位洋人注定了要名扬天下。大熊猫、邓池沟天主教堂、阿尔芒·戴维,一起构成了国际熊猫文明的策源地,从而使全国际的“熊猫热”一向高烧不退……

夹金山中的邓池沟天主教堂。(马恒健/图)

戴维神父川西之旅

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时节,我驱车出宝兴县城,车轮下的这条山道,是当年衔接川康藏的古道,它正好从邓池沟教堂经过,小金、康定等地的客商翻越夹金山后,经过这儿抵达成都。

公元1771年,10万清军经过这条古道,翻越夹金山,展开了继续6年的平定巨细金川暴乱的“辛卯之役”。1869年的早春二月,这儿春寒料峭、积雪未消,阿尔芒·戴维也步行行走在这条古道上。他是受法国远东教会的差遣,到邓池沟天主教堂担任第4任神父。

早在1802年,法国远东教会的周耶神父就开端在邓池沟布道,1829年周耶病逝并葬在这儿,这儿便成为川西天主教的大本营。1839年,这座占地面积1717平方米的教堂完工。当阿尔芒·戴维于1900年在法国去世后,为留念这位为国际生物学作出卓越贡献的神父,法国远东教会于1902年对邓池沟教堂进行扩建,并更名为“报领堂”,意思为酬谢阿尔芒·戴维。

那年,阿尔芒·戴维到邓池沟天主教堂到差,是从成都动身的。他经邛崃的马湖、火井,抵达芦山的大川之后,原本就仅仅模糊可辨的山道变得断断续续。所以,他只得延聘当地人当导游,从大川翻越不见人迹的海拔3000多米的大瓮顶,来到了夹金山西麓的邓池沟。

环顾云遮雾罩的夹金山,戴维在日记中写道:“这儿的高山和河谷都被原始森林掩盖,使得当地的野生动物得以生计和连续下来。”凭着多年户外调查的经历,他信任这一片生疏而奥秘的土地,可以给自己带来惊喜。在他遗留下来的《戴维神父日记》里,有着这位布道士兼生物学家在夹金山作业、日子的具体记载。

当年,戴维从成都走到“关闭的部落”(戴维语)的邓池沟,全程用时整整8天。这或许是他终身中最艰验的一段旅程,其成果就是大熊猫第一次从这儿走向国际。

邓池沟天主教堂内的戴维塑像。(马恒健/图)

隐藏在深山的奇特教堂

邓池沟天主教堂是忽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我看见的并不是幻想中的哥特式修建以及房顶高矗的十字架,而是一座颇有规划的土木穿斗结构的中式四合院。

站立教堂前看去,其外观彻底出现传统的四川庙堂修建的形制,但我很快觉察到它的异乎寻常:大门外有宽广的门庭,这是用8根1尺多粗的圆木柱支撑起的古罗马式礼拜堂,从而使整个修建显得气势恢宏;大门也并非中式院子一概居中,而是出其不意地居于左边;而依据日出方向断定,它居然坐东向西。再细看,一个小小的十字架,矗立在屋脊正中的方位。

邓池沟教堂是现在发现的我国海拔最高的天主教堂(海拔1765米),也是四川最陈旧的天主教堂。这座近两百年高龄的修建,最值得夸耀的是,在5·12汶川大地震和4·20雅安大地震发生后,只遭到细微损害和部分沉降。

抵达当天不是弥撒的时刻,邓池沟天主教堂那位年青的神父外出了,招待我的是教堂延聘的一位土生土长的管理员。在他的引导下,我从坐落紧锁的大门周围专供游客进出的小门进入院内。

大熊猫从这儿走向国际

院内有一个约300平方米的方正的广场,广场四面的房子是一个全体,均为一楼一底全木结构。正对大门的东屋底层是戴维陈设馆,陈设馆又分为史料陈设室、戴维起居室、作业室和标本陈设室。

在史料陈设室,有几个用密封的玻璃柜维护的镇馆之宝:一是戴维当年传经布道不离手的黑色十字架和他从他的祖国法兰西带来的弥撒经文;一是他从家园带到这儿供一日三餐运用的青花瓷盘。这青花瓷盘令我思绪万千,我先置疑是不是搞错了,这瓷盘的原产地应该是我国啊。很快我理解了,从元代开端,青花瓷器被洋人视为珍品,戴维带着这宝物青花瓷到我国,没准远东的奥秘和丰饶正是他远渡重洋、含辛茹苦来此的动力。

戴维遗物。(马恒健/图)

戴维的起居室和作业室各10多平方米,有一门直接相通。起居室里陈设着戴维当年运用的一张古香古色的雕花木床,一张如学生上课用的中式书桌,一把典型的太师椅。书桌前,戴维的坐姿塑像绘声绘色,书桌上,一本翻开的圣经端端正正地摆放着……整个起居室除此再无其他家什和装饰物,真是粗陋之极。当然,我毫不置疑他的精力是丰厚的,日子是充分的。

戴维的起居室。(马恒健/图)

戴维的作业室相同简略,仅一张中式大方桌、一把稍大一些的太师椅罢了。1869年5月4日,当地的猎手们第一次为戴维捉届时称“竹熊”的大熊猫时,戴维很有或许就是在这儿为他称为“最难以幻想的动物”称体重、量身段、查看健康状况。这憨态可掬的动物,一定使戴维惊喜得不停地喃喃自语道:“感谢上帝”。当他细心打量这只“竹熊”毛烘烘、黑白相间的表面后,给它取名“黑白熊”。

经过一段时刻尽心喂食,戴维决议将它带回法国。可是,路程的波动和气候的改变,“黑白熊”还未运到成都就断气了,戴维只好怅惘地将它的皮制成标本,送到法国巴黎的国家博物馆展出,这是国际上第一只大熊猫标本。

戴维作业室周围的一个100多平方米的房间,就是标本陈设室。室内有20多个巨细不等的玻璃密封柜,别离陈设着绘声绘色的大熊猫、小熊猫、大灵猫、金丝猴等在夹金山区域生息的野生动物标本。一具大熊猫的完好骨骼标本也赫然在目。当然,戴维的本职作业是传经布道,可是,他自幼便热爱动植物,崇尚天然。当年,巴黎天然历史博物馆馆长米勒·爱德华兹把他送上驶往我国的轮船时,再三叮咛他:“我国是一个奥秘的国度,到那里你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公然,戴维发现的“黑白熊”不是熊,而是一个新物种。西方学者的猜想得到证明:在悠远的东方,公然存在着冰川年代动物活化石!发现一个新物种,足以令戴维神父成名,几年后,戴维成为法国科学院院士。

续写大熊猫的传奇故事

在邓池沟,戴维发现或命名的物种达数十种,而关于大熊猫、金丝猴、珙桐等的发现,更使他的博物学工作抵达极点。在辉煌成就的背面,是他遍及夹金山宝兴段的脚印,是他对自己兴趣爱好的执着,对工作坚持不懈的寻求。

当年戴维的邓池沟之旅,在西方人眼中成了东方的“奥秘之旅”。2005年,又一个叫戴维的人,也完成了阿尔芒·戴维的“奥秘之旅”。他叫戴维·谢泊尔,是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遗产委员会托付,前来实地调查评价“四川大熊猫栖息地”申报国际遗产项目的。

在邓池沟天主教堂阿尔芒·戴维像前,戴维·谢泊尔忠诚肃立,久久无语,两个戴维经过冥冥时空进行着心灵的对话……最终,戴维·谢泊尔总算作声:“100多年前,你在这儿发现了大熊猫;100多年后,我到这儿维护大熊猫……”言毕,他对阿尔芒·戴维的遗像三鞠躬。

现在,邓池沟内的戴维小镇就是以戴维神父的姓名命名的。这个小镇是2013年雅安大地震后援建的,曾经住在山上的大部分居民都搬到了这儿。从戴维小镇步行,即可抵达蜂桶寨天然维护区,这儿归于野生大熊猫栖息地。维护区内还有金丝猴等国家级重点维护野生动物46种,以及珙桐、红豆杉、独叶草、连香树、水青树等国家重点维护珍稀植物。